心如红梅花又开

作者:王渊

春从梅园开始,心随梅花开放。每当满园梅花灿烂的时候,我们一家就流连在梅花丛中,母亲漫步花径里自顾自地轻轻哼唱:“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看着眼前的梅花,听着母亲的歌声,我不禁想起《红岩》曾经陪伴我成长的日子。

80年代的中期,还是小学生的我总是被热血沸腾的英雄形象充斥胸膛,每到暑假期间,守在黑白的电视机前,观看那些战斗的岁月。有一次暑假的下午,我看到《烈火中永生》这部影片,我被电影中的许云峰、江姐感染了。当我悄无声息地抹着眼泪的时候,母亲下班回来。当看到我被电影热泪盈眶的情景时,她推荐我去读电影的原著《红岩》。后来,在父亲的单位石油研究所图书馆里找到了这本书。那个下午开始,我就像蜜蜂一样紧紧死盯住这本书,如饥似渴地读起来,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一块海绵,融化到书里,把自己吸收的满满的,像浇筑了凝脂的肥皂一样可以随时擦拭自己。渣滓洞、白公馆黑暗的日子让我愤慨万分,许云峰、江姐为革命牺牲的鲜血让我扼腕长叹。我愤恨特务们妄图用炎热、蚊虫、饥饿和干渴动摇革命者的意志的行为,我痛苦小萝卜头终年住在阴暗、潮湿的牢房而面黄肌瘦。以后的一些日子,我始终沉浸在“红岩”的氛围。老师在班上读了我的读后感,还点评了这部书和我的作文,我似乎找到了理想天国的阶梯,更加珍惜自己的学习环境,变得更加努力。

时间过得很快,90年代后期我已经成为了一名老师。记得我陪伴学生去太湖乐园进行社会实践活动。那一次,正好重庆渣滓洞管理处来无锡举行“红岩魂”展览,就安排在太湖乐园旁边,我和我的学生有幸参观了展览。一走进展览馆门口,就看到一尊褐色的一人高的塑像。这是一个瘦小的男孩形象,眉眼间却似乎有一团亮光,脖子上系着一条红领巾。我不由惊呼起来:“小萝卜头”。是的,就是我心目中的小英雄,我心中割舍不断的情愫。走进展览室,一张张黑白照片和一段段清晰文字诉说着曾经的苦难,为新中国献身的苦涩,还有那些辣椒水、皮鞭、老虎凳、油桶等凶器让我和孩子们义愤填膺。我的孩子们说,老师啊,过去的这些反动派这么凶残啊,共产党员们身上那种无私奉献为国献身的热血真正染红了国旗。我们一定会好好珍惜革命先烈用鲜血为我们争取来的好日子,努力学习,将来为祖国奉献自己。我想,展览馆门口的小萝卜头脖子上的红领巾就是我孩子们的心声了。“红岩魂”让我和孩子们永远记得民族魂祖国魂。

转眼间,我的孩子也是一名初中生了。前不久,孩子拿来一张课外阅读的推荐书目。我细细地看着书目,《红岩》这个书名赫然映入了我的眼帘。这本书,是我曾经的陪伴,我一下子来了激情,向自己的孩子介绍起来。当我说起无锡市革命烈士陵园里有许晓轩烈士的纪念墓,而这个许晓轩烈士就是《红岩》中的齐晓轩原型人物,这可是真人真事啊。孩子的兴趣被我点燃了,迫不及待地催我买回这本书。买回来以后,孩子捧着书,将自己圈在小小的书房,一如我当年饥渴的阅读一样。晚上,孩子和我一起探讨这本书的读后感觉。虽然孩子的想法和我当年一样稚嫩,但是我看到她能说出真实的感受,能看到小萝卜头的不幸,能看到江姐的伟大,我很高兴了。红岩又回来了,红岩魂又会延续了。《红岩》是精神的旗帜,是革命先烈坚持真理、改造社会的人生伟大实践;是革命先辈为国家、为人民无私奉献的真实写照;是我们改革开放发展建设过程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

“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新春来。”我也学着哼唱起这首歌,在歌声里和家人在红梅开放的日子徜徉在花海。一颗心,就是在这种精神的感召力延续着奉献与发展。一座城,就是在这种精神的流淌里前进着岁月与梦想。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