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麦贤得家作客

作者:顾秋松

1965年8月6日凌晨,粤东海域。在与来犯的国民党战舰进行的一场大规模作战中,我军年仅19岁的轮机兵麦贤得,在头部被弹片击中、脑髓外流的情况下,以极为惊人的毅力,坚守岗位,保证舰艇机器正常运转,直至战斗取得最后胜利。从此,麦贤得,这位“钢铁战士” 的名字,传遍了大江南北。1966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 称号,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

出于对英雄人物的崇敬,作为一名退伍老兵,我曾与麦老有过书函往来。近日,终于利用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拜见了这位敬仰已久的英雄。

5月17日下午约3时,在麦老爱人李玉枝的电话指引下,我到达广州某部海军大院门口,然后由麦老的警卫员开车将我送往其住所。我刚从车上下来,见麦老与爱人李阿姨早已迎候在此,便急忙上前握住了两位老人的手,内心顿然感到无比激动与荣幸。

进得室内,说话不甚灵便的麦老示意我在沙发上坐下,接着亲自动手为我沏了一杯绿茶。李阿姨则进厨房削来一只香瓜,要我拿它先解解渴。这股亲热劲儿,犹如招待一位阔别多年的老友,着实让我感动不已。

在51年前的那场海战中,麦贤得因脑部遭受重创,导致智力严重衰退,语言功能也受到严重障碍。这么多年来,多亏了老伴李玉枝的悉心照料。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位曾家喻户晓的英雄:今年刚满70岁的麦老身体还算硬朗,双目依然炯炯有神。右前额,一块疤痕依稀可辨,当年那块7厘米长的勾状弹片,就是从这里打入的。如今,他前额的脑壳由两块有机玻璃替代,能健康地活到今天,堪称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

李阿姨告诉我,这里是他们广州的家,老两口平常主要居住在汕头,只有每年体检的时候来此小住二、三个月。这些年麦老的社会活动较多,这不,上午刚送走几位来看望他的老战友,下午又迎来你这位远道而来的新朋友,明天还要参加广州市委组织的一个活动。李阿姨说,别看麦老现在似乎很风光,有一段时间也很倒霉。那是“九•一三” 事件以后,由于当年国防部颁发的“战斗英雄” 荣誉称号是林彪亲笔签署的,且又受到林彪的接见,因而林彪自我爆炸后,麦老也受到了牵连,不明不白地接受各种审查,长期遭受不公正待遇。好在麦老是个看得开的人,对这些陈年老账总是一笑置之。麦老平时在家,除了每天必不可少的散步外,还喜欢种种花,写写字,自得其乐。说罢,李阿姨起身,带我去后院观看麦老种的花草。这块园地约有20多平米大,栽有月季、杜鹃、芍药等,幽香袭人,生机勃勃。从后院回来经过一间书房时,我注意到案台上文房四宝皆备,平铺的一张宣纸上,写有“室雅兰香” 四个大字。墙上还挂着几幅书法作品,看那落款,全都出自麦老之手。

返回客厅,我从包内取出了几样东西。除送给麦老的礼物外,另有一本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名为《革命硬骨头麦贤得》的小册子,以及我自制的几枚纪念封,是特意带来请麦老签名的。对我的要求,麦老很爽快地答应了。可签名的时候,我发现老人握笔的手稍有些抖动,每写一字都较为吃力,要费好大工夫才能完成。我这才知道自己给老人添了麻烦,内心感到愧疚不已。完了老人还送我两枚早就签好名字的纪念封:一枚是2011年发行的“国防部授予麦贤得‘战斗英雄’ 荣誉称号45周年” 纪念封;另一枚是“模范军嫂李玉枝获得‘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 提名” 纪念封。这两枚印有麦老和其爱人形象的纪念封,设计独特,印制精美,是令我非常喜爱的珍品。

不知不觉,已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怕打扰太久,影响他们休息,我不得不起身告辞。两位老人执意将我送到门口,握别的时候,口齿不清的麦老竟然较为清晰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祝你万事如意!”我一时感到有些意外,紧握着这双温暖的大手,祝他老人家和爱人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麦贤得50多年前浴血报国的悲壮一幕,曾经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影响和激励了几代人。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天的他,依然会影响更多的忠诚于伟大祖国的人们。虽然他的智力明显衰退,语言交流比较困难,但在我心中,他永远是一位充满朝气的军人,永远是一位令人崇敬的英雄!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