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在大苦大难中百炼成钢——读《苦难辉煌》

作者:沈大龙

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事迹,我从小就学过,“爬雪山、过草地”、“突破乌江”“四渡赤水”,这些故事早已脍炙人口,家喻户晓。但我最近阅读了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一书,仍然再次被中国共产党人可歌可泣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所震撼,并对我们党的历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本书作者以真挚的情感、详实的史料、客观的分析,记载了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建党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的那段历史,其中主要书写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难辉煌。书中有鲜为人知的史料,有一丝不苟的考证,再现了红军长征过程的真实场景。

作者曾说,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建初期,并不被人看好,甚至有人不愿意参加建党大会。假如这些人能够预测到95年以后,中国共产党成为拥有8800多万党员、440多万个党组织的中国执政党和世界第一大党,他们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回顾我们党走过的道路,充满了无数曲折和困难,长征就是最艰苦的一页。下面讲述长征中共产党人英勇拼搏的几个片段。

第五次反围剿,由于王明左倾机会主义占据统治地位,博古、李德的错误指挥,红军屡战失利,苏区日益缩小,形势日趋严重。中央红军被迫于1934年10月10日从瑞金出发,开始了悲壮的漫漫征程。

长征途中,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常常打头阵,作为开路先锋。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以打硬仗、大恶仗著称,正面进攻、占领山头,彭德怀总是带领红军战士冲锋在前,以身士卒。

发生在1935年1月下旬遵义会议后的土城战役,红军面对川军后续部队的增援,久攻不下。红军总司令朱德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在陈赓、宋任穷带领的干部团猛打猛冲下,最后才稳住了阵脚。

1935年5月,由聂荣臻等人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干部团为右路军,由中央纵队及一、三、五、九军团为左路军夹河而上攻取泸定桥。5月29日,红一军团的红四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领导下,昼夜兼行240里山路,抢先到达大渡河的泸定桥西岸。红四团组成22名勇士的突击队强夺泸定桥。桥下是汹涌直泻的河水,对面桥头堡的敌人驾着机枪疯狂扫射,勇士们冒着枪林弹雨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后面的战士带着木板,一边前进一边铺桥,最后英勇夺下了泸定桥。后来传说毛主席曾给22名勇士颁发“免死牌”,其实勇士们得到的奖励仅仅是一个新茶缸、一套新军服等战时必需品,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能活到新中国的成立。

1935年5月3日晚,中央纵队先遣队干部团在总参谋长刘伯承指挥下,占领金沙江南岸皎平渡口,刘伯承骑在马上行军时一直自言自语“要有船就好了!”结果缴获两条渡船,后来又找到五条船,动员了36名艄公。在7天7夜的时间里,红军主力3万人马就靠这7只小船从容地渡过江。两天后,敌人的追兵才赶到,可是红军已经远走高飞,摆脱了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

在长征途中,最揪心的事件要数张国焘分裂红军。1935年6月,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张国焘一见面就问周恩来“中央红军有多少人?”当得知中央红军不足1万人时,张国焘权欲膨胀、利欲熏心,仗着枪多人多(红四方面军当时有8万人左右),争权夺势搞内耗。党中央顾全大局,周恩来把红军总政委的职位让给了张国焘,但张私心仍得不到满足,阴谋分裂中央。这时候,朱德总司令坚定不移地站在毛泽东这边,言辞拒绝张国焘要右路军掉头南下的错误决定,坚持北上抗日。张国焘电告陈昌浩,要他带领右路军南下,如遇阻扰,则“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前委参谋长叶剑英首先看到这份电报,假装上厕所,快马加鞭跑到中央驻地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当机立断,连夜率领红一、三军团悄悄北上,脱离了险境。当时下面有部队发现并报告了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说“中央红军走了,还设置了警戒,我们打不打?”徐向前一言九鼎:“岂有此理,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这句话镇住了在场的人,稳住了红四方面军,避免了流血事件的发生。后来,贺龙率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在欢迎会上,贺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张国焘说,“国涛啊,只讲团结,莫讲分裂,不然,小心老子打你的黑枪!”吓得张国焘在会上没敢讲不利团结的话。

1936年10月10日,红一、红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10月22日,红一、红二方面军在宁夏西吉县将台堡会师。至此,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读完《苦难辉煌》这本书,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为我们党感到光荣和自豪,对中国共产党的未来更加充满信心。世界上没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经历过如此大苦大难,在艰难困苦中披荆斩棘、百折不挠,从而走向胜利辉煌。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我们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