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烈士的”党魂”

作者:周权军

2016年的春天,是中国共产党即将诞生95周年的春天。首先我不会忘却的是我的名字的来历:“权军”是我小姨娘“革命烈士鲁晓梅”所题。那该是对革命英烈亡魂最值得永恒的怀念。

我于1942年冬天,农历十一月十八的黄昏出生在濒临太湖西岸的邾渎村,那时故乡已成为了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华的沦陷区。从档案资料《宜兴烈英》一书中可查到,第181页至183页有关记载鲁晓梅(1922——1946)的一篇“梅花兹有傲骨霜”文章写着“……1941年底,宜兴县委着手开辟太湖渎边工作。鲁晓梅积极协助组织开展活动,为工作组提供落脚点,使工作组顺利地开辟了邾渎港新的交通线。1942年鲁晓梅改名张惠琴,调闸口任区委副书记。她大胆工作,放手发动群众,活动范围不断扩大……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她一个弱女子手扶一个小帆布包,单身出没在宜兴的大路和田埂上,联系各支部工作,开展革命斗争。残酷的岁月锤炼了这位农家少女,使她成为一个坚强勇敢的革命战士。“在这段时间内,同我母亲对我讲的她妹妹在太湖与滆湖一带为党日日夜夜奔忙工作相吻合,也就是我那刚出生的年代。到我6岁上学时,母亲告诉我说道:“去报名,切切记住‘权’是政权的权,‘军’是军队的军,不是‘君子’的君。这是你革命烈士小姨娘给你题的名字,因为她是中国共产党员、新四军地下组织的基层领导,她讲过共产党要有军队、有枪在手里才能夺取政权,才能使天下劳苦人民彻底翻身解放。她的意思你要明白,要牢牢记住,名字不要搞错。你要记住,记好了吗……”我母亲活着时曾反复对我唠叨过。

我的名字今天真的成为了对革命烈士永不能忘却的纪念。为了追寻我的小姨娘鲁晓梅革命烈士的踪迹,追寻她的精神,她的党性、党魂……我一辈子都在追寻,那是最可贵的、最值得我们尊敬爱戴及继承弘扬的、最崇高的精神财富呀!

我不断追寻革命烈士鲁晓梅墓址的迁移,随着时代的发展,因水利工程规划,经过三次大迁移和多次修缮,其中二次是鲁晓梅的亲侄孙鲁小峰泥水匠搬迁施工的,我是通过他才找到今天的墓址。从原来的水路头村西的小河边杆枯墩旁的小土坟,直至迁入扶风李山公墓内。正是党和国家对烈士的重新设计建造,于2015年在我国第一个“烈士纪念日”9月30日前落成,紧靠在“李山战斗纪念碑”一起。

我是于1955年暑期邾和小学毕业,在母亲的建议下,报考了“私立夏芳初级中学”,是因靠舅婆家扶南水路头村近(现在正式为夏芳行政村了),平时可到烈士军属的外婆处歇个脚,接受些教育。1958年7月我初中毕业后,被学校保送到宜兴一中高中部(5)班读书。那时我经常到原在宜城氿边的“太滆烈士纪念塔”瞻仰,圆形的塔基上面是平卧的红色五角星,正中直立一个四周刻有烈士简介的尖顶石碑。我一次爬上去细细查看,找到碑上刻的文字:“鲁晓梅、共产党员、闸口区委书记、1945年12月牺牲于陈塘桥。”1961年7月我高中毕业后,一次去宜城东门外沧浜村的表姐鲁秋鸿家,她是鲁晓梅唯一的侄女,她给我看了小姨娘烈士生前拍的照片,是留下仅此一张完全褪色泛黄模糊小照片,我向她要到手,表示我一定花功夫把照片画出来。就在这年夏季,我在邾渎自己农家小楼的桌上,不知花多少个白天和晚上,用九宫格放大法,在铅画纸画成鲁晓梅烈士的素描像。我曾拿给表姐看过,记得她有点激动兴奋地说:“很像、的确像我的小伯伯。”我还在画像下部写了毛泽东主席《论联合政府》中的一段语录:“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去年9月首个“烈士纪念日”前我在无锡住处整理旧书堆中,翻到这张已破损褪色的画像,我用碳画笔做了些湿度的加深修整,妥善放在牛皮纸档案袋内珍藏好。现在这张是我在周铁照相馆缩小后的相片了。

今年4月4日清明节,我儿子周建武在北京中石化科学院工作,假日因有事到宜兴,以及我的女儿周建美在无锡市政府行政审批中心上班,两人电话相约,特地都回到邾渎老宅看望我们,并且同我一起到他们祖母汶上漂钱纸拜祭。午饭后我对他们两说:“你们都是共产党员,今天清明应到你们姨婆革命烈士鲁晓梅墓上去扫墓吧!”这天,春光明媚、风和日丽,一路经过芳桥阳山荡风景区、蒋埝桥、巴山脚下到了扶风李山公墓。看到了重新修建两座革命烈士墓及李山战斗纪念碑庄严整洁,墓前碑旁已献满了花圈、鲜花、彩色钱纸等祭祀品。我们全家三人两代人向“革命烈士鲁晓梅之墓”石碑三鞠躬致哀,悼念抗战时期入党前辈英烈,我们在共同追寻烈士的党魂,那是坚贞不屈,勇于牺牲,为党、为国、为人民无私奉献精神,我们从内心深处表示:革命先烈们安息吧,请相信烈士的革命精神将永远后继有人、代代相传。我们默读着墓前在红色大理石刻的碑文:

“鲁晓梅、曾用名张惠琴,1922年出生于后村乡一个贫农家庭,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1940年春她和二哥一起协助新四军民运干部开展抗日活动,同年夏加入中共后村乡党支部组织委员,她白天下田劳动,晚上在后村、夏阳、孟桥、任家庄、石滩上等地,向劳苦大众宣传党的主张,培养积极分子、发展新党员。‘皖南事变’后,她家成为可靠的联络点个中转站,接送了数批新四军干部,1942年她任闸口区委副书记,放手发动群众,扩大活动范围,开展反‘清乡’、反‘扫荡’斗争。1942年2月新四军独立二团二营据她侦悉的情报,于万石桥杨树园击溃顽军刘孟根部队,缴获机枪1挺,步枪20余支。1944年3月她任闸口区委书记,1945年7月的一天,她回家不幸被伪军密探侦悉而被捕,面对敌人的软硬兼施,她坚贞不屈。1946年3月被杀害西氿边陈塘桥。”之后我们三人在“革命烈士鲁晓梅之墓”两旁合影,留作最有意义的纪念和难忘的回忆。

我母亲曾一再讲过,也是一直压在我心头的夙愿。4月15日一大早我就骑自行车到下邾街农贸市场管理办公室,决定去找已退休留用的袁振华主任,他原是下邾街书记,他是濠上村人,因为有一段悲壮的抗战时期的军民情就发生在那里。在鲁晓梅烈士档案资料里没有记载到,是一个空白点,这次我想通过调查搞清楚。在市场管理办公室,正巧遇到了袁书记的哥哥袁富华,他戴着墨镜,虽年已73岁,但气质和记忆力很好,他说:“大约是1944年的初冬,一天傍晚被伪军追赶的女新四军已怀有身孕,勇猛游过邾渎北濠小河,躺在下邾濠上村一户茅草棚人家,那正是我们家呀。我父亲袁兰根,他也属猴,比我大两转,活动今年已应97岁了,他是89岁亡故的,解放后他经常讲到这个悲壮的故事。这天傍晚那个女新四军衣裤全浸潮了,闯进我家说是敌军正在追捕她。我父亲立即把她带到后屋的木栏羊圈中藏起来,我奶奶拿干衣服给她替换,不久她喊肚子痛,奶奶叫我父亲拿来棉被后,就去门口站哨。一会儿孩子生下来,我家连夜在羊栏里挖了个地洞,垫上厚厚的稻草,让母子躲在里面,伪军来村上搜过几次都没有发现。约过5天,风声小了,女新四军怕连累我家,含着泪水把孩子托福给我奶奶,但由于孩子是早产,没有几个月便发高烧死了。第二年伪军得知我家有藏过女新四军的事,就要来抓我父亲。为躲避抓捕,父亲离家出走,直到解放时回家。”袁兰根全家冒着生命危险保住女新四军母子的这段真实故事,是多么深深感人壮烈的军民鱼水情呀,那应该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颂扬啊!

我母亲曾对我讲过:“我妹鲁晓梅的丈夫是湖北人姓罗,就是新四军独立二团二营营长,是牺牲在苏北抗日战争中。鲁晓梅因早产及工作过分辛劳而得病,在扶风西北湾斗里秘密修养,在1945年7月一天她回水路头家里拿东西,同时想和交通站联系,不料被伪军特工布置的暗探跟踪而被捕。当时敌人高兴的呼喊,‘捉到共产党的女大王了!’后来从和桥押送到宜兴牢,这时敌人脸带刀疤的营长看我妹妹年轻漂亮,办了好酒,色眯眯地劝她,用一只肮脏的手端起她的下巴说:‘只要你听我的,保你有吃、有喝,痛痛快快……’我妹妹掀翻了桌子,狠狠地‘呸’的一声,那营长暴跳如雷,又万般无奈,便起了歹意将她杀害。“我母亲讲到这里总是悲痛的叹息道:“我的亲妹妹也属狗,比我小12岁,牺牲时才刚刚25虚岁啊,太年轻了,太惨了!”

日新月异反震中的中国,将必须进出中国共产党的看领导。在追寻烈士党魂的过程中,为深切缅怀先烈的丰功伟绩,弘扬光大先烈的革命精神,我从内心深处醒悟到,要实现“两个百年”的中国梦,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在现代化的强军之路!要永远激励后人,世世代代奋发进取,不断创新,勇攀高峰。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