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水乡家族的记忆

作者:李博文

阅读,似乎有一种魔力,犹如殷红晶莹的液体,一代一代在血液中流淌,如路畔的紫罗兰生生不息。阅读渐渐化为生命大树的枝叶,春华秋实间生命得到滋养,绿宝石般的叶脉中涌动着等待迸发的活力:明月下,清风中,纸页翻转,讲述亘古不变的传奇。

站在历史的暗角,玄妙的太极图阴阳轮转,灵动优雅的阴阳鱼衔尾而游。黑鱼白目,白鱼黑目,黑白互化,祸福相生。对于我的家族,一个传统的散着草药香味的百年无锡李姓家族,有着我们自己的关于阅读的故事,阅读,正是医学世家得以长存的立身法则。医者,天下大善也。大医医国,小医医众生。这里,没有精准的现代手术,没有试剂瓶相互敲击的清脆响动,唯有博览群书间以最虔诚的姿态汲取文化的雨露,以阅读滋养医学世家解众生之忧的使命。

在我的家谱上,我的先祖,以医国者的姿态瞪圆双目屹立在惠山寺钟鼓间。十年寒窗,一朝及第,汴京繁华间,却嗅出了北方游牧的血腥味。金兵的猎鹰遮蔽了昏黄的白日,群臣摇摆间,他大声疾呼,奋勇抗金。然而历史的戏弄总让人默然无语,远去的金兵突然反扑,来走了金兵忽然反扑,带走了徽钦二帝,也带走了大宋历史……孤独的先祖,只是留下了一行行绝望的短句残篇,唯有隐身书海,隐身山水间,饮恨残破的历史变动之中。

在我的家谱上,我的祖父,以医治众生的身影长留于水乡的街头巷尾。儒者云:“不为良相,即为良医。”居庙堂之高,倾力医国;处江湖之远,即医众生。当祖父还是风华正茂的少年时,便轻轻冲洗脚底的泥土,循着药草的香味,拜师学艺,医治四方。祖父远近闻名,藏书满架,行走于田垄智商,救死扶伤传为美谈。祖父师承名师朱云亭,云亭先生名冠东南,留毕生手迹于祖父,祖父倾力结集为《医案》五集。祖父爱书,爱读,爱藏书,行必有书,卧席之上竟半橱是书,与书共勉。

在我的生命里,我的伯父,以同样传承着家族精神,爱书,医人。他用学识化为赞誉,用高超的技术医治他人,在浩如烟海的藏书中承担着世人对我们家族的信赖。他医治达官贵人亦医治贩夫走卒。他时常徘徊在太湖水边,医治那些受伤的渔人。我感受到了他的悲悯,感受到这悲悯之后的笑容。想到他一手捧书,徘徊湖边,受人尊敬的姿态,我发自内心的快乐。

我的父亲,离我最近的人,他有一个图书馆的梦。他想要建造一个我们家族的图书馆,让后人在泛黄的藏书中重温历史,重温家族的历史,也是无锡的历史。在茫茫众生中,抛弃繁华,在字里行间,重塑自我。他始终坚信:唯有阅读,才能传承日益衰落的家族历史。

仰望我的家族,在水乡无锡,我的先祖们建构起粗壮雄浑的根基,挺拔俊朗的枝叶。阅读,如同滋养万物止水,在其间呼吸、轮回、蒸腾,化为一缕缕清韵,馨香飘散于天地间。作为它茁壮枝干上的叶子,或许我手捧书本。但愿家族的传承与城市文化的传承,在阅读中永放光芒。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