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作者:吴时尔

电影《罗马假日》里有一句台词,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我喜欢读书,也爱好旅行,读书正像旅行,走着走着天就亮了,看着看着就遇到了光芒。

我看过一些书。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古城情怀。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古城,仅仅听到名字,就让人充满魅力的遐想。那一汪碧水,一叶扁舟,洗净尘埃的田园……好似一幅幅或浓或淡的水墨画,那干净纯粹的文字让我仿佛行走在纯净古朴的古城中,感受到了那连惆怅也淡淡的暖人的人情味。我看到了挪送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渡船,看到了翠翠与大黄狗在破屋中的坚守,渐渐明白了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的深刻,并汲取生命中的所有精华,然后从中学习,以免让我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梭罗带着我走入了一个全新的宁静世界。那好似神的一滴的瓦尔登湖默默不语,它是大地的眼睛。湖边的树木宛如睫毛一般,而四周森林蓊郁的群山和山崖是它突出的眉毛。我坐上了小船,似梦非梦地漂流着,直到撞上沙滩,惊醒的欠起身来,久久凝望着这洒满古典生态阳光的湖岸。于是梭罗会平淡的说,世界不过是身外之物。

《百年孤独》是我读的最艰难却又最吸引人的一本书,在这百年中,我来到了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见证了布恩迪亚家族的兴衰。最初那些泥巴和芦苇盖成的屋子沿河岸排开,在经历这百年外来文化的几次冲击,变成了奥雷里亚诺为情人买的主教华盖床和窗前挂起的天鹅绒窗帘,又直到最后,马孔多这个海市蜃楼般的城市被飓风从土地上一扫而光,而这遭受百年孤独的家庭,也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了。这百年的封闭与孤独最终导致落后与消亡,是马尔克斯以家族命运的描述,对拉丁美洲人民团结的深切呼唤。

我去过一些地方。

我走在江南小镇的青石板路,小心翼翼的踩上女儿家走的矮矮的板桥,撑上一把伞,走过那些青瓦白屋,看着细细密密的雨珠滴嗒嗒的顺着屋檐落下,听着鞋子在板砖上发出好听的啪嗒啪嗒声……

我登上了长白山顶,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围栏旁,在寒风中,静静的等着。云雾弥漫,缓缓飘移,偶尔露出一小角的天池显得格外迷人。再是一阵大风吹过,赶走层层堆叠的云朵,天池这才羞答答地露出全貌。它蓝的静谧,美丽的无法言说。

像大自然那样从容地度过每一天,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是我走过越多的地方,愈加深刻的体会。

读书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旅行,旅行是这个世界上最丰富的知识来源。生活远不止眼前的苟且,活的诗意并神圣,与书为友,心系远方,我们永远在路上。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