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的“文学地震”------读《百年孤独》感受历史

发布时间:2006年11月29日
点击数:
         拉丁美洲历来是一个充满神秘的地方,历史上有着殖民地的屈辱,其作品呈现了魔幻和现实的典范结合。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1967年)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杰出代表,被公认为是拉丁美洲的“一场文学地震”。带着探究历史的心情,我也找来一读。
        《百年孤独》是一部奇书。它的故事发生在马孔多,作者虚构的这个地方是哥伦比亚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的缩影。小说描写了布恩地亚家族六代人的历史。细细品味,发现书中的内容包括“百年”和“孤独”两方面的意义。
        “百年”指的是历史,书中写了马孔多的建立、发展、消亡的百年历史。布恩地亚家族的第一代阿卡迪奥带领人们开辟马孔多,起初的二十多户人家过着世外桃源式的生活,然而,随着吉普赛移民的到来,带来了电灯、火车、电影等外部文明,同时也使原本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段历史显然暗示了16世纪前后拉丁美洲的变化。小说中还写到,美国公司到马孔多开办香蕉园,掀起了一阵“香蕉热”。他们在这里作威作福,大发横财。随着而来的是经济衰退和劳资矛盾的激化,香蕉工人大罢工,政府派军队来镇压,三千多名工人的尸体被火车拖走,扔进了大海。事后,政府却矢口否认。美国人一走了之,被糟蹋得破败不堪的马孔多却难逃最后毁灭的命运。这些事情虽然经作家艺术处理而已经变形,却是哥伦比亚历史上确曾发生过的事实。布恩地亚家族的历史、 马孔多的历史,就是哥伦比亚的历史、拉丁美洲的历史。作家在他的作品中描写这百年历史,是为了让人们看到拉丁美洲百年沧桑中的种种苦难和灾祸,痛恨造成这些灾难的外来入侵势力和内部的反动统治。
         作家在描写布恩地亚家族和马孔多的百年历史时,把历史和生活构想为循环反复的过程。马孔多从最初的开发,经过内战、香蕉热、大罢工等,又回到初建时的贫困落后和与世隔绝,最后将被一阵飓风吹得无影无踪。这一百年,从零开始,又回到零,走了一个大圆圈。循环论的构思贯穿全书情节结构和人物性格,显然是为了说明,拉丁美洲的百年历史并没有摆脱贫困落后和愚昧的困境;循环意味着停滞,拉美人民面临的历史使命是寻找新的出路。
         全书题名的第二层意义是“孤独”,或许是更深层的意义,作者似乎要找出造成拉丁美洲不幸和灾难的内部根源,尤其是人们精神上的原因。他把这种精神上普遍存在的问题归结为“孤独”。他笔下的布恩地亚家族的成员,尽管在外形和个性上各有不同,但是孤独精神却是他们的共性,这种特性代代相传,支配着他们的行动。他们生活在一个贫穷闭塞的环境中,一些人被落后的迷信意识所支配,一些人纵欲、乱伦,固执己见;还有一些人虽有过改变现状的意图和行动,然而一遇挫折便离群索居。孤独是面对丑恶现实而采取的一种不正确的态度,它使得这个社会没有凝聚力。它使人不图变革,离群索居,就等于容忍客观上存在的愚昧、落后继续蔓延,作家看出这是拉丁美洲百年来逃不出循环反复的苦难处境的内在原因。他希望这种苦难早日结束。在小说的结尾,他写道:“一切将永远不会重现,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了。”
         在作者看来,闭关自守使拉丁美洲当时长期处于落后和愚昧状态,再不打破闭塞和混乱状态,拉丁美洲就会像布恩地亚家族一样毁灭,所以必需通过人道和团结的途径,结束拉丁美洲长期以来连绵不断的落后苦难的历史。历史可以明鉴,过去的中国,今日的中国,何去何从,也足以引发天下匹夫的思考。
                                         义务书评员:蔡烨震
《百年孤独》  马尔克斯著      馆藏地;文艺图书外借室    I775.4/3-1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