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鲁迅

发布时间:2006年11月29日
点击数:
         今年是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我忽然想到他的一篇杂文《战士和苍蝇》,他像有预见似的说过:“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现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脑海中也忽然闪出当年他去世时,送丧的人们在覆盖着他那冷却躯体的白布上写着三个大字“民族魂”。
         笔者早就过了对人对事乍惊乍喜的年龄,早就脱离了情感涌动但文思枯竭的尴尬。然而,我还是要写鲁迅和他的著作,因为总有人歪曲他、伤害他,甚至把他对国民性的批判视为小圈子里的“骂街”。曾记否,几年前王朔就在广播电台公然嘲笑鲁迅;更有南方几个青年“作家”在一家报纸搞的社调中对他表示不敬,甚至一个名曰“伊莎”的西北人,竟敢拿自己与鲁迅先生相提并论?!
36年前,我是在呼啸西去的列车上开始翻阅鲁迅的书的,那是在所谓的“红卫兵文革”年代。真的,我当时从鲁迅的书中所受的震撼绝不亚于有一辆呼啸的列车从我心上碾过!那是一个极左的年代,人们眼前、身边、耳畔所见所感所闻的一切都是红色的狂热、“革命”的痉挛,对于外来的一切,除马列之外,均在打倒打碎造反之列,动辄爬行主义、洋奴哲学。惟独在他的书中,我才知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拿来主义”,“首先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对于外国东西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先生说,“我是主张青年也可以看看‘帝国主义者’的作品的,这就是古语的所谓‘知己知彼’。”“只要是优点,我们也应该学习。即使那老师是我们的仇敌罢,我们也应该向他学习。‘会模仿决不是劣点’,会模仿又加以有创造,不是更好么?”他的这些文字在改革开放二十八年的现在看来并不怎么起眼,但在我20多岁大学毕业时,为天天打倒帝修反、日日破除封资修的氛围所笼罩,先生这些话就不再是文字,而成了清醒剂。而他下面的话,简直就成了辨别真假革命的试金石了。有一种人“摆着一种极左倾的凶恶的面貌,好似革命一到,一切非革命者就都得死,令人对革命只抱着恐怖。其实革命并非教人死而是教人活的。”循着他的话,我对极左倾向的文革只能采取逍遥对策。
         正是先生的这些主张,使那些在以往政治活动中搞极左的人芒刺在背,极不舒服。早在三十年代鲁迅就对署名“狄克”的张春桥作过批判。“九一八”之后,东北青年、作家萧军写了一篇反映人民抗日的文章《八月的乡村》,影响很大,读者称好。可张春桥却说,萧军不应早早从东北回来,再深入生活才会写得更细微。看到这种议论,先生大为震怒,指出“狄克”的主张等于是让人在希特勒的集中营体验生活能写出的报告文学,这是极革命的胡言,是害人与杀人。而“狄克”先生——张春桥确实坚持了极“革命”,直到成了中国极左文坛的第一捉刀者,以至在文革中祸害中国人民达10年之久。
         写到这里,大家已经明白,我前面所说的著作就是《鲁迅全集》。
         庆幸的是,我们的祖国终于在一九七八年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在28年的改革开放中,我依然翻阅鲁迅先生的书,他那充满睿智的语言就像警钟在回荡——“历史所指示,凡有改革,最初总是觉悟的智识者的任务。但这些智识者,都必须有研究、能思索、有决断,而且有毅力。他也用权,却不是骗人,他利导,却并非迎合。……他只是大众中的一个人,我想,这才可以做大众的事业。”改革如“逆水行舟,也只好拉纤。这拉纤与把舵的好方法,虽然也可以口谈,但大抵得益于实践,无论怎么看风看水,目的只有一个:向前。”
         28年的改革开放风风雨雨,市场大潮兴起,各种光怪陆离现象频生,文人圈中的奇事更是层出不穷。于是,我又想起先生的话:“捣一场小乱子,就是伟人,编一本教科书,就是学者,造几条文坛消息,就是作家。”依然有人掏腰包、造消息,或拖死人搭台,或请人喝道,“或自收自己的大名入辞典中,定为‘中国作家’,或自编自己的作品入画集里,名曰:‘现代杰作’”。鲁迅先生用八个字概括了时下这种盛行的文化丑陋现象——“忙忙碌碌,鬼鬼祟祟”。
         后来,我们又遇到不少困难,出现了诸如通货膨胀、金融危机、洪水火灾、非典禽流感、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扩大了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等等,我还是想到了先生的话,从中有一种自慰,有一种畅亮。“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人的脊梁。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去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光凭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
         鲁迅的书给了我很多很多,但当我审视自己60年的生活脚印时,则发现学到的还是很少很少。先生是大写的人,骨头是最硬的。因此,21世纪,先生的著作就不仅是回忆的文学瑰宝、思想投枪。它,可以给我们每个中国人,给我们中华民族——补“钙”!
 
 
书评员:钱圣南
 
《鲁迅全集》   鲁迅著  I210.1/3:1(2、3)
馆藏地:社会科学图书借阅室

【字体: 】【打印文章